在美国药不能乱买,买药还真难

作者:山石 (本站主人)

    经常看到有人因为国内亲人患病在网上问该病美国有没有特效药、怎么买?可惜最终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否定的、令人失望的。这又是为何呢?

美国在尖端的医疗方面确实比中国强不少,世界上也少有国家能望其项背,但是美国主要强在设备、疗法和人,并非美国市场有但中国市场没有的什么 “灵丹妙药”。更重要的是,美国药品控制非常严格,非处方药种类比中国少很多,就算有灵丹妙药,没有处方,正常途径下也是买不到的。

每一个美国超市都基本有一个非处方药专柜,粗看起来种类好像还不少。但是基本上都是治疗轻度的感冒发烧或者过敏的药,其他种类的药物非常少。比 如,虽然有些外用的非处方药物含抗生素,但口服的抗生素一律是处方药。效果比较好的止痛药也不会在柜台上卖的。需要这一类药物都必须看医生由医生开处方拿 药才行。

美国没有全民医疗,经济状况差的成年人不少没有保险,让他们自己掏腰包看医生是不现实的,因此就有那么一些人有小病都无法治。比如,曾经看过有人实在疼痛难忍在黑市买了止痛药,刚回到家尚未服下就来了近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并被他们五花大绑带走。

有人可能会说,这也太离谱了吧?区区几粒止痛药怎能招来牢狱之灾?这么说其实是对美国社会缺乏了解的表现,很多止痛药可以作为毒品使用,警察局 缉毒的重点之一就是抓非法兜售和滥用止痛药的人,有时甚至不惜“钓鱼执法”。有人因此对医疗部门不满,称对药物严格控制等于制造事实垄断,切断了某些人获 取必要药品的途径。也有人批评警察局不去抓真正的毒枭却来捏这些“软柿子”实在不地道。

有买主也得有货源才行,这些黑市上的药物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有的人看了医生抓了药但没有服用;有人假病看医生骗药;有人使用假冒处方买药;还有的从其他国家贩卖。

买了药但是症状消除了不服用的人不会少,美国社会一直强烈建议大家把药上缴销毁,电视里也经常有这样的公益广告,但是见钱眼开的人总是很多,可 以转卖个高价做的人就不会太少。疼痛是一种很主观的症状,医生一般听病人描述做判断、仪器难以派上用场,“病人”欺骗医生的机会很多;由于怕医疗纠纷官 司,美国医生一般也会适当顺着病人的心愿处理病情,毕竟根据调查,美国医生被告经常并不是诊断或者治疗方案有问题而是因为病人不开心。

开太多止痛药的医生是有可能被调查的,如果和病人勾结开止痛药给病人做毒品,医生执照可能会被吊销并且可能要坐牢的。正常人自然不会这么做,因此这并不是瘾君子得到毒品的一条好途径。

此路不通,有瘾君子干脆假冒处方,于是辨别处方真假也就成了药剂师上岗后的第一堂课。最权威的辨别方法自然是打电话去医生那确认,但这样费时效 率低,更重要的培训是从处方本身寻找蛛丝马迹。漏网之鱼不可避免,一旦有人漏网,这个药店就会“门庭若市”,瘾君子云集,实在让人头疼。好在现在美国电子 处方开始流行,医生开药方前先问清楚病人取药地点然后把药方通过网络传到药店。药店也有了一份使用电子处方的医生的名单,凡是自称是这些医生开的纸处方一 律视为假的。

最近几年,好几种非处方的感冒药、过敏药也不能在超市、药店自由购买了。这是因为这类药品含有可以做兴奋剂或者可以制造毒品的成分。比如,伪麻 黄碱是感冒药、过敏药的常见成分,对它进行修饰即可以制成“冰毒”。最近一些年有不少毒贩子在这方面动脑筋,已经成了一个世界性问题。这类药品在美国虽然 还属于非处方药,药店并不将它们摆在货架上,而是摆上一些代替卡片,顾客要买药必须拿下卡片到柜台找售货员帮忙,药品限量销售、顾客的身份信息会被记录下 来。

如果回到最初的问题,有人也许会问:如果有在美国当医生的亲戚有没有可能买到所需的药?答案还是非常难。美国法律虽然没有禁止医生给家人看病,但是医生协会及认证机构都要求医生非紧急情况不要这么做。在身边的亲人尚且基本不能给看病开药,远程操作更是难上加难。

药物滥用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严格控制药物本身是对的、应该的。但是像中美这样的没有全民医疗的国家,怎么处理好控制与可得性又是一个难题。药物被滥用固然是社会和个人的悲哀,病痛无法得到缓和同样是社会和个人的不幸,是一个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